澳大利亚农场黑工工资

口述| 我在日本打黑工

口述| 我在日本打黑工 剥洋葱 2017-03-02 订阅 在日本的中国研修生低薪、高压、受虐待、被性骚扰,但他(她)们更恐惧的,是赚不到钱。 研修生刘晓东打工的...

搜狐网

留学生无奈打黑工 受剥削敢怒不敢言

他们大都是团聚移民也有少数是探亲的,通常是在郊区的农场、手工工场或者餐馆等地...这9名黑工均是持学生签证或探亲签证进入澳洲的。有数据显示,截止从2009年到今年...

网易